南苑以北

我的符卿书在北疆,几时能回来?

【考据整理】髭切下落相关/霜月骚乱及烧失说法

伊豆寒且苦:

*写在前面:髭切这把刀年代久远,典故纪录纷繁多杂,考据也即探讨可能性,不可能说提供绝对真理无可置疑,望周知。


*考据参考:[日]げんまい《白殘照》


*考据感谢:团子太太/阿紫


主要内容来自和团子太太的交流,作者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 ^






【赖朝之后髭切下落/霜月骚乱相关】



髭切被赖朝于上洛途中献上神社



参照北条时贞的纪录,有言髭切于源赖朝上洛途中送往神社。


京都古有洛阳之名,故去往京都称“上洛”。


再参照《吾妻镜》赖朝上洛行程,可能的神社有奈良的东大寺、京都的石清水八幡宫及若王子八幡寺。





髭切后为安达家寻获藏匿



此句同样参照北条时贞纪录。


考虑安达家信奉真言宗的背景,藏匿地点较为可能是京都鞍马寺、仁和寺及祭祀清和源氏先祖的六孙王神社。


[注]鞍马寺即最终被赖朝逼死的弟弟义经的幼年修行之地。髭切若是流落于此怕也是别有一番心境呢。





及至赖朝孙辈,年幼即位。指定三家家臣辅政,其中包括安达家与北条家



安达为源氏侧;


北条为平家血脉,赖朝时期归顺源氏。





安达、北条两家夺权倾轧,北条家于霜月骚乱屠安达全族。至神社将髭切裹以平家象征的红色织锦以示对源氏的折辱



并未找到相关记载说北条取走了髭切,所以很有可能是平家红换装PLAY之后依然存放在该神社。


之后下落不明。






【赖朝之后髭切下落/烧失相关】



除去献上于神社这种说法,髭切的下落还有烧失一说



《太平记》提及烧失于斯波家。


《长禄铭尽》《喜阿本铭尽》均提及烧失于合战场。





烧失于斯波家的说法,一般始于源赖朝下赐髭切给新田义贞



参照《平家物语·剑卷》长禄写本。


新田义贞后与足利尊氏开战,却于九州饮流弹而死。髭切落入与足利同一战线的斯波家之手。


足利尊氏听闻向斯波家索要,斯波家不愿拱手相让,故将髭切烧毁。






*注


[1]关于髭切的下落可能还有其他说法,但作者不甚了解,故不在此叙述


[2]附作者关于霜月骚乱说法的髭切相关同人[霜月谣]⁄(⁄ ⁄ ⁄ω⁄ ⁄ ⁄)⁄



评论

热度(57)

  1. 半緣修道半緣君。伊豆寒且苦 转载了此文字
  2. 南苑以北伊豆寒且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