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以北

我的符卿书在北疆,几时能回来?

我也是有毛利的人了……花了两天把99层打通已经是这条咸鱼婶的极限了……@_@其实到99层也没有立即出,转了几圈才来,刚好母上在旁边,突然想起上次小龙出货时她也在旁边,莫非母上其实是隐藏欧皇?

还有八天就是一周年纪念了……不过那个时候我在学校,哭死。一周年了才100级还真是咸得可以,而且二周年的时候会更咸,甚至完全看不到你们……::>_<::真想每天都能看到你们呀。

【考据整理】髭切下落相关/霜月骚乱及烧失说法

伊豆寒且苦:

*写在前面:髭切这把刀年代久远,典故纪录纷繁多杂,考据也即探讨可能性,不可能说提供绝对真理无可置疑,望周知。


*考据参考:[日]げんまい《白殘照》


*考据感谢:团子太太/阿紫


主要内容来自和团子太太的交流,作者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 - ^






【赖朝之后髭切下落/霜月骚乱相关】



髭切被赖朝于上洛途中献上神社



参照北条时贞的纪录,有言髭切于源赖朝上洛途中送往神社。


京都古有洛阳之名,故去往京都称“上洛”。


再参照《吾妻镜》赖朝上洛行程,可能的神社有奈良的东大寺、京都的石清水八幡宫及若王子八幡寺。





髭切后为安达家寻获藏匿



此句同样参照北条时贞纪录。


考虑安达家信奉真言宗的背景,藏匿地点较为可能是京都鞍马寺、仁和寺及祭祀清和源氏先祖的六孙王神社。


[注]鞍马寺即最终被赖朝逼死的弟弟义经的幼年修行之地。髭切若是流落于此怕也是别有一番心境呢。





及至赖朝孙辈,年幼即位。指定三家家臣辅政,其中包括安达家与北条家



安达为源氏侧;


北条为平家血脉,赖朝时期归顺源氏。





安达、北条两家夺权倾轧,北条家于霜月骚乱屠安达全族。至神社将髭切裹以平家象征的红色织锦以示对源氏的折辱



并未找到相关记载说北条取走了髭切,所以很有可能是平家红换装PLAY之后依然存放在该神社。


之后下落不明。






【赖朝之后髭切下落/烧失相关】



除去献上于神社这种说法,髭切的下落还有烧失一说



《太平记》提及烧失于斯波家。


《长禄铭尽》《喜阿本铭尽》均提及烧失于合战场。





烧失于斯波家的说法,一般始于源赖朝下赐髭切给新田义贞



参照《平家物语·剑卷》长禄写本。


新田义贞后与足利尊氏开战,却于九州饮流弹而死。髭切落入与足利同一战线的斯波家之手。


足利尊氏听闻向斯波家索要,斯波家不愿拱手相让,故将髭切烧毁。






*注


[1]关于髭切的下落可能还有其他说法,但作者不甚了解,故不在此叙述


[2]附作者关于霜月骚乱说法的髭切相关同人[霜月谣]⁄(⁄ ⁄ ⁄ω⁄ ⁄ ⁄)⁄



P1P2:看到一个缺乏贞宗的舍友,本想上前安慰一翻,结果点开队伍后,笑容瞬间凝固……
P3的前田……一把刀子插入心口
P4萤总真的是很治愈啊!啊啊啊啊爱你!(≧3≦)

花丸的崩坏日常……全都是小豆眼~

【大莺】当莺丸看到审神者写得大莺同人文之后·一

卧槽大莺!支持!现在没空看马克一下明天再看!⊙ω⊙

阿拉兔:



♥ 未完结
♥ 主大莺 可能会有其他喜欢的刀男cp
♥ 其他cp会在文开头标注 注意避雷


>>>





大包平打开拉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


莺丸仰躺在榻榻米上,手里拿着一个方方的发着亮光的东西高举过头顶,脸上一贯风轻云淡的笑容,不管看几次都让大包平的心为之一颤。而审神者跨坐在莺丸的腰间,伸着和她身高成正比的小胳膊,发挥几欲贴到莺丸身上的柔韧,却还是没能够着莺丸手上的东西,无奈准备起身,突见大包平,脸上瞬时染上了两朵可疑的红云,说话也变得结巴。


“你们……”


“大……大包平,你不知道进审神者的房间前要先敲门么?”


“我来汇报一下远征的情况。”


“你早不来晚不来,干嘛偏挑这个时候?”


“不是你早上才吩咐我去远征的么!我一回来就来跟你报备了。”大包平带着居高临下的气势,似有些强势。


审神者偷偷瞥了一眼莺丸,见躺着的人依旧沉默,没有说话的意思,这才小心翼翼地起身,走到大包平面前,“你去和长谷部说吧,我现在……我现在有事情和莺丸谈,你没事别来打扰。”


大包平原本也就只有一只脚踏入审神者的房间,加上没有防备,被审神者推了出去,隔着拉门还有些郁闷,正准备再进去,就听到审神者又补充了一句:“有事也别来。”


“她果然有病。”大包平想道。


审神者关上拉门的时候叹了口气,暗自庆幸莺丸什么都没有和大包平说,随后又开始头疼,自己身后的人可比刚刚的傻子难对付多了,自己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写同人的时候被这人看去了呢。


不情愿地转过头,莺丸已经站起来活动四肢,审神者秉持着坦白从宽的态度,低着头正准备承认自己的罪行,然而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头顶传来莺丸的笑声:


“嘛,偶尔悠闲一下也不错呢。”


“你哪天不悠闲么?”


“嗯?”


“半个月内番休息券加一个月茶屋优惠券。”


莺丸眨了眨眼,赞许道:“吃人嘴短,看来审神者很知道人性的弱点呢,不过……”莺丸摇了摇手上的手机,“这个我就带走了。”


“你带走也不会用啊!”审神者脑子快速一转,“不如以后你每天到我这儿来,我教你。”


莺丸嘴角勾起,“成交。”





大包平发现本丸最近不太对劲,而且主要是针对自己的:远征、出战、内番,总之就是闲不下来,还有以往老是坐在走廊和三日月喝茶的莺丸也总不见踪影。好不容易有一天逮着人,莺丸却只说自己最近担当近侍没功夫慢悠悠喝茶,深了解莺丸嗜茶如命的品质,大包平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哈?你难道不知道主人最喜欢的就是莺丸么?你那天闯进主人的屋子说不定打扰了主人的好事,这几天主人说不定是在给你个教训呢。”


“好……好事?”大包平看着眼前最先来到本丸的清光,将到嘴边反驳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一旁的鹤丸也来凑热闹,他双手交叉摩挲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才悠悠开口:“我们的审神者在莺丸还没来到这里的时候就念叨着要舔他了。”


“舔?”


“就像五虎退的小老虎啊,遇见喜欢的人就舔舔 ,这或许就是审神者的爱吧。”


“那怎么没见她舔过我?”大包平一脸天真。


“肯定是不喜欢你啊!你想想,审神者那么喜欢莺丸,莺丸却整天嘴里都念叨着你,换作是你,你能喜欢他嘴里那个人么?”


“那三日月还经常和莺丸一起喝茶呢!”大包平眉头紧锁。


“那不一样,三日月是天下五剑,美的化身啊!”鹤丸在一旁呵呵笑着,他慢而缓的语气此刻听上去更像是在火上浇油。


“天下五剑算什么!也有人说大包平才是最美的!”


“大包平殿,数珠丸叫你去耕地呢!”山伏国广从手合室回来,想起数珠丸请他帮忙找找大包平,顺口提了一句。


虽然还想和鹤丸继续争论,但让数珠丸等终究不太好,所以大包平只能一脸气鼓鼓的走开了。


“咔咔咔,鹤丸殿,小僧也没被审神者舔过,是不是审神者也不喜欢我呀!”


“……哈哈哈,没啦,审神者很喜欢你的,我刚刚和大包平开玩笑的,审神者是女孩子,怎么也不能说舔就舔吧。”鹤丸有些傻眼。


“那为何要和大包平殿开这样的玩笑,要是大包平殿……”


“这个嘛……”


“我知道了,鹤丸殿你这是在训练大包平殿的内心,内心坚强才能无坚不摧。看来是小僧太过执着于肉体的修行,竟忽略了精神上的修炼,咔咔咔,还得多谢鹤丸殿提醒了,不说了,小僧要去修行了,咔咔咔。”


目送山伏国广走远,鹤丸心里有些没底,他祈祷本丸那些个审厨别知道这些话才好。随后又笑了笑,“管他呢,接下来审神者和莺丸应该会吓一跳吧!”





“这里是什么意思?”莺丸一只手托着茶杯一只手将手机递到审神者面前,问道。


“就是你有点喜欢这篇文章或是漫画的内容就给这个作者一个小心心,非常喜欢的话就点大拇指 那是推荐,爱到不行就点那个歪着的小箭头”,审神者耐心地给莺丸解答了一下,然后笑嘻嘻地凑到莺丸身边,“顺便说一下,这篇文章是婶婶我写的哦。”


“嘛,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是了。”莺丸收回手机,放下茶杯站起身准备离开。


“唉?今天这么早就走么?”


“嘛,有事。”


审神者因为还沉浸在自己的文没有被莺丸承认的悲伤里,所以也没注意到莺丸离开的时候把手机也给带走了,以至导致之后的本丸鸡飞狗跳。


当然,这是后话。


离开审神者的房间后,莺丸重新拿出手机,在刚刚浏览过的文章里找到审神者写的那篇,点了点下方的小心心,“嘛,毕竟是写大包平的。”


正拿着单反想要给审神者展示自己拍的本丸的照片的陆奥守见到这一幕,笑嘻嘻地举起单反,“咔嚓”。


照片里的人笑得如朗月入怀。





“莺丸大人,你终于来了。”平野见到莺丸,先看了看一期,得到允许后才来到莺丸身边,礼数周到地献上自己研究了好久才泡出来的茶,然后一脸期待地看着莺丸。


一期看了看这边的平野,又看了看另一边黏在大典太身旁的前田,无奈地摇了摇头。


“恩,很好喝呢,谢谢。”抬起手揉了揉平野的头,莺丸又四处望了望,在没看到预料中那抹红色的影子后,有些失望地叹了叹气。


“我从刚刚你来就跟在你身后了,你在看谁呀!我要生气了!”


一如既往略有些中二的语调听得莺丸笑了笑,转过身问道:“你不是说不来的么?”


“我是怕你和那个老头喝多了才……”


“大包平大人,喝茶是不会醉的。”平野在一旁提醒道。


“我……我当然知道了!我就是过来散散步,谁规定这里只能举办三条家齐聚的欢迎会啦,哼,我走了!”


“唉”,莺丸走上前拉住大包平的衣袖,“就当是陪我来的吧!”


“哼!”


“大包平大人真是傲娇呢。”


“嘛,不仅傲娇,还有点中二。”莺丸补充道。


“你们两个!”





热闹过后,众人纷纷回到自己的住处。大包平因为受了次郎太刀你不会不会喝酒的激将法,当即几瓶酒下了肚,虽说还能站着,脑子却不怎么清醒,但还记得莺丸不喜欢浓重的酒味,所以并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去了露天浴场。莺丸因为担心大包平路上磕着碰着,所以也陪着去了。


温热的温泉包裹着身体,大包平舒服地叹了声,迷迷蒙蒙的雾气和身边人的声音让莺丸想到了自己看到的审神者写的那篇文章,脸上顿时有些热,虽然知道文里的事情都是审神者自己的臆想,但还是忍不住离大包平远了点。


大包平看见莺丸离自己那么远,想起前几日白天鹤丸说过的话,又加之酒精的作用,一股气就憋在心里,“是不是审神者让你离我远点儿的”,那样子宛如一只受伤的大型犬。


“什么?”


“你别装蒜了!鹤丸都告诉我了!嗝!审神者喜欢你,所以看我不顺眼。”


莺丸表示有些头疼,他自是知道鹤丸一定是跟大包平开玩笑的,只是大包平虽然样子高大,心思却还单纯的很,什么都容易相信。思来想去认为大包平绝对做不出审神者想的那种事,而且自己确实有些伤了他的心,莺丸走过去拍了拍大包平的背,“没有的事,审神者她很喜欢你的。”你没看到审神者写了多少和你有关的文。


当然这后一句是莺丸自己在心里说得。


“那她怎么光舔你不舔我啊!”


“舔?”


“对呀,鹤丸说审神者喜欢谁就会舔谁,她都没舔过我呢!”


莺丸当即脑子里就蹦出几个字:鹤丸你咋不上天呢。


大包平看莺丸不说话了,以为自己说对了,气鼓鼓地坐到一边,不管莺丸怎么和他说话都不理。无奈之下,莺丸只能掰过他的头,摸了摸他的脸 将自己的头凑过去在他的脸上轻碰了一下。


“我喜欢你呀!”


——TBC


希望阅读愉快。

呵,巴形,不存在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心玄学大法好!我都已经做好万战无爷的准备了结果你还是给了我一个惊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比搞事鹤还惊吓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感觉游戏已经对我没什么吸引力了因为我玩这游戏的动力就是他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博多近侍720*4一发入魂???!!究竟是博多太欧还是维护欧气??!!话说今天明老板掉率确实比昨天高一点,世界上十几页两个的概率也算不错了。哪像昨天的号叔,昨天一整天世界都没人锻出来,只有今天半夜看见一个,而且还是我见过的最谜的公式(什么奇葩公式都阻挡不了欧洲人)。

在限锻中几乎派不上用场的纸用来搓刀装居然?!所谓御扎的正确用法?⊙ω⊙